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1. 楊爭光:寫出中國農民和讀書人的“面目”

          新作《我的歲月靜好》里的主人公德林碰見路人遭遇車禍后,沒有上前關懷、援救,反倒以新聞里一例判令施救者賠付醫藥費的案件為由,勸誡旁人也不要自找麻煩,對此楊爭光是看不過眼的。

          “你是知識分子,你是讀書人,你懂得多,你知道得多,結果你所有的知識變成你為自己辯護的一個材料。你歲月很靜好,但活得像不像一個人?”

          (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楊子

          (曹嘉軒/圖)

          作家可以分兩種,沒法放進語文試卷的,和適合放進語文試卷的。有的鼓勵讀者自行領會,傾向于保留想象空間?!白髡弑磉_了什么中心思想?”作者本人可能只會啞然一笑,說不知道;另一種同樣認為各人關切的、領悟的不盡一致,但“小說的身上掛滿了鎖,它需要不同的鑰匙”,言下之意是,答案是存在的,你得扭對了。

          “小說里面都是有蛛絲馬跡的。有的明顯,有的隱藏。但你都是可以分析出來的?!睏顮幑饷黠@持后一種主張。他愛說話,兒時起村里人就叫他“雜嘴子”。長大后煙不離手,話總是成串地從霧里蹦出來,往往只能聽見渾亮的北方口音,來不及看清不容置喙的堅定表情?!白骷移鋵嵤潜浦x者看見事實,思考事實背后的真相,而不是說老實話。真相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說清楚的,它是系統性的?!?/p>

          他習慣,或者說喜歡快速地下結論性的判斷,幾乎沒有“具體問題具體分析”這一類的猶疑。新作《我的歲月靜好》里的主人公德林碰見路人遭遇車禍后,沒有上前關懷、援救,反倒以新聞里南京一例判令施救者賠付醫藥費的案件為由,勸誡旁人也不要自找麻煩,對此楊爭光是看不過眼的。

          不諳電腦,他老老實實一筆一劃地塑造他,豐富他,揣摩他,甚至以詩人“赫爾德林”命名他,但內心對親手寫下的人物毫無愛惜,多是批判與鄙夷。

          要不要救?在這位西安漢子看來,“是應該救的,或者至少喊一聲、上去關懷一下。但實然的環境對德林是非常有利的。一個是應該,一個是實際。這兩者永遠在沖撞,而我們永遠是向‘現實’妥協了,不朝‘應該’那個方面去努力,而且連試驗一下都不愿意。把這個東西寫出來,如果看的人也覺得德林說得很有道理,就證明現實壞了?!?/p>

          一番自我較勁之后,他像是輸給了不存在的對手,只能一肚子怨氣,忿忿不平地眼看對方在字里行間洋洋得意。每當提及大是大非的核心問題,他那一對粗眉刷地盡全力蹙向中間,擠出深深的皺紋,眼里寫滿顆粒無收的憂憤,“這個小說不就是在寫這個嗎,而現實壞了與這種人也是有關系的。那些人還可以在網上罵,你連罵都不會,你連罵都懶得去罵了。那你說怎么改變呢?當年魯迅說中國人就最害怕改變,你說咱開個窗戶,堅決不愿意;一說把這房子拆

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    久久青青亚洲无码AV黑人
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