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1. 郭頂:在音樂里,我有太多想去的地方

          “我希望可以自由地做音樂,不被很多人關注和期盼”

          (本文首發于南方人物周刊)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楊靜茹

          (李媛/圖)

          安全距離

          音樂節演出接連幾場被取消,音樂人郭頂的情緒沒有太大起伏,只是遺憾。那些密集的排練、前置準備工作,“一整個復雜的系統”,悉數落空。

          “人生有很多事,不就是這樣嗎?”他想,轉而又道,“現在大家越來越明白,有時候努力未必能達成所愿?!庇谑菐е鴪F隊回到北京。

          許久沒發片,與歌迷的相見機會只剩音樂節。距離上張專輯《飛行器的執行周期》的發布過去了六年,與那時比,他明顯感覺這些歌與人群貼得更近了。

          通常,音樂節承載著功能性作用——年輕人來到現場,恣意揮灑情緒??山衲甑膸状窝莩?,郭頂刻意調整了歌單順序,將氣質偏冷的歌前提,讓場子冷靜下來。

          慕名來聽《水星記》的觀眾多少有些茫然。他在臺上演唱去年發的新歌《_5:15》,眼見臺下觀眾有人全然沉浸,也有人無所事事,或相擁在一起。這些觀察對他來說有趣極了?!懊繌埬樁际遣煌摹?,心照不宣的氛圍令他著迷?!斑@是演出的魅力,一次性的,不可復制?!?/p>

          音樂節大部分是拼盤演出,也有觀眾奔著特定的音樂人而來,擠在最前排,手拉橫幅,表達喜愛。那樣深信不疑的態度讓郭頂覺得可愛。雖然大多數時候,他與歌迷保持著某種距離。

          秘訣在于謹慎曝光。他不參加綜藝——倒也不是排斥,只是一直未有合適的節目找上門;甚少接受媒體采訪,社交媒體也不勤于耕耘。

          “音樂已經很親密了,近乎赤裸?!睂懜?、作詞,將內心剖白示眾,似乎已抵達他的極限?!叭伺c人之間需要一些安全距離。我的性格也不適合大量曝光?!彼硎軟]被認出的自在,不在乎大家是否知曉“郭頂”這個名字?!澳莻€東西對我來說不是非常重要。你知道嗎,自由自在的生活是最真實的?!?/p>

          沉寂期

          郭頂其實很早就出道了??扇糇屑毚蛄克膸讖垖]?,風格迥異,讓人很難相信都出自同一個創作人。

          11歲時,郭頂離開家鄉到北京學音樂,此后幾年,他與朋友玩團,制作demo,逐步踏入音樂圈。

          2005年,20歲的郭頂發行了首張個人創作專輯《郭頂D.Kwok》,曲風多樣,從抒情POP、BLUES、輕搖滾到彼時最流行的R&B,在制作吸收了日本及中國港臺地區的音樂風貌。專輯封面是他一張桀驁的臉,單眼皮,常被媒體形容酷似某個港臺男星。又四年,他的第二張數字專輯《微微》發行。依舊好評如潮。

          隨后卻是長達七年的沉寂期。

          在后來的一些采訪里,郭頂解釋道,“實際上墮入了一種矛盾和沮喪的心態,好像還不是我想要的東西?!?/p>

          同名專輯發行后,他心里起了疑問,“這到底是不是自己想做的音樂?有沒有可能做得更自由些?”《微微》的發行非但沒有回答這個疑問,反而讓他更加迷惘,于是轉而做了幕后,幫別人制作音樂。

          詞曲、編曲、制作,“幕后的工作就像建筑師,在音樂行業里挺重要的?!边@一職業足夠安靜,令他舒適。他幫那英寫了《那又怎樣》,給劉惜君寫了《怎么唱情歌》《來》《后來我們會怎樣》,給薛之謙寫了《伏筆》《小孩》……稍微遺憾的是,“將這七年鋪平了看,我沒做出什么有特征的東西?!?/p>

          有一陣子,他的耳朵出現問題。咽鼓管阻塞,他懷疑自己聽到的聲音都是偏的。這種狀況持續了一年多。一度,他決心不再回到臺前。

          “耳朵的問題是一方面,當時我對整個行業也抱持一種比較沮喪的

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    久久青青亚洲无码AV黑人
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