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1. 去尚貝里訪盧梭丨飛鳥與繁星

          “正是雨后不久,沒有一絲塵土,溪水愉快地奔流,清風拂動著樹葉,空氣清新,晴空萬里,四周一片寧靜氣氛一如我們的內心?!?/blockquote>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邢人儼

          尚貝里 (視覺中國/圖)

          “我一生中的短暫的幸福就是從這里開始的;使我有權利說我不曾虛度此生的那些恬靜的但迅即逝去的時光,就是這時開始的?!?/p>

          讓-雅克·盧梭說的“這里”,是指法國東中部城市尚貝里郊外的沙爾麥特;“這時”,指1736年后他住在沙爾麥特的二三年。實際上,他住在尚貝里前后約有10年,從1731年底到1742年7月(其間有短暫離開過)。如果說,安納西時的盧梭還是一個少年,一個孩子,在尚貝里,他度過了重要的青年時代。他也正是從尚貝里出發,輾轉里昂,走向巴黎,被全世界認識。

          洪濤和我卻是從巴黎出發,途經里昂,去往尚貝里尋訪盧梭。但我們進入尚貝里的路線,與當年的盧梭一模一樣——1731年冬,盧梭獨自一人從里昂出發,徒步走到尚貝里;2016年5月,我們乘坐從里昂開往尚貝里的火車——春末夏初,天色晴好,林木蔥郁,火車長蟲般蜿蜒穿行山中,看著窗外風景,又激動,又遺憾,真想與盧梭一般興之所至地漫游,“在天朗氣清的日子里,不慌不忙地在景色宜人的地方信步而行”,在夏耶的懸崖邊看澗水滾滾流過,感受他喜歡的眩暈感,或任由古烏瀑布的蒙蒙水霧濕透了全身,“從容不迫地走路,想停就?!?。但火車飛馳,來不及停駐,所有一切,一閃而過。無論如何,我們一節節挨近盧梭的尚貝里了。這個深藏于阿爾卑斯山谷的異國城市,因為那個光輝名字,對于東方海濱城市的我們,別樣親切,別有意義。

          尚貝里(Chambéry),如今是法國薩瓦省省會。1232年被薩瓦王朝占領命名為“伯爵之城”,1416年后為薩伏依公國首府。它地處阿爾卑斯山脈十字路口,西有里昂(法),北是日內瓦(瑞士),東邊為都靈、米蘭(意大利),南面是杜勒諾布爾、馬賽;歷史上,它反復歸屬意大利、薩伏依、撒丁王國、法國統治。地處交通要沖,各方勢力膠著,語言多樣,人員復雜,思想文化多元。盧梭在尚貝里期間,薩伏依公國為撒丁王國附屬,但法國勢力業已滲入。正因地處“要沖”,盧梭能迅速接觸到最新書籍與各種思潮,后來幫忙打理華倫夫人一些事務,也讓他結交到各色人等。

          安頓后,在城里亂走。哪幢是盧梭最初在城里住過的房子?哪里是盧梭工作過的土地登記處?因為盧梭,這個不足十萬人的城市,蒙上了一層光輝,一切的一切,全都那

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    網絡編輯:解樹

    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    久久青青亚洲无码AV黑人
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