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1. 揭秘騙局還是販賣焦慮:辛吉飛和他的“科技食品”視頻風波

          “我一直說我拍的是娛樂視頻,沒有把自己當科普或者是美食主播?!毙良w謹慎地這樣評價自己,經常有網民說他的視頻不嚴謹,這令他“不開心”。

          在前小餐飲店主谷棟看來,辛吉飛不僅揭露了商家使用添加劑的內幕,也揭穿了不少掛羊頭賣狗肉的騙局。

          自媒體科普人丁振有一種感覺:“辛吉飛感覺是跟我一直在做的科普背道而馳,讓我覺得之前的努力好像都白費了?!?br />
          “前一陣子有些視頻說得不太嚴謹,有夸大的成分,引起了一些不必要的焦慮,我挺抱歉的?!?0月26日,辛吉飛說他計劃拍一些教公眾選擇商品的視頻。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何海寧

          辛吉飛的經典歪嘴和金句。 (視頻截圖/圖)

          “此前網上認為你傳播食品造假方法,制造食品焦慮,宣揚低價有罪論,你如何看?”2022年9月28日,南方周末記者問辛吉飛。

          “我擱手機上看?!彼f。

          那一天,辛吉飛擁粉數百萬的抖音賬號經過7天的主動注銷緩沖期后正式從平臺上消失了——他主動銷號。

          自6月起,這位網名為辛吉飛的視頻主播,開始發布“??怂箍萍肌币曨l。視頻中,歪嘴念著“必是科技與狠活兒”“辣眼睛了”“整多了倒沫子”等標志性句式,他制作出了由香精與白砂糖等材料勾兌的蜂蜜,用明膠片、植脂末和果葡糖漿等調制的燕窩等各類“科技食品”。

          幾個月內,辛吉飛抖音賬號漲粉數百萬。

          他也意外制造出了一個分裂的輿論場。部分粉絲乃至餐飲店主深信辛吉飛揭露了行業內幕,但諸如食品工程師丁振這樣的業內人士則認為,他埋下了公眾對食品添加劑的恐懼種子,令多年來本就無比艱難的食品安全科普工作,再次陷入誤解與困境之中。

          爭議越發白熱化之際,辛吉飛開始了一輪“神操作”:先是主動注銷抖音賬號,半個月后又在快手宣布“我累了,不拍了”。而最新消息是,10月26日“雙十一”預售時,辛吉飛現身快手小店官方號直播間。當天,辛吉飛告訴南方周末記者,他已恢復快手賬號更新,此前還在抖音開設了小號。另外,他也開始與杭州一家傳媒公司商量長期合作事宜。

          賣調料的普通商販

          10月9日,辛吉飛第三次與南方周末記者交談時,他如此描述自己現實生活的一面:人在沈陽,在不定的時間里,他去食品廠里花上幾個小時制作調料,或是貼一貼發貨快遞單。這是他的生計:在微信上售賣調料。他沒有仔細算過收入,“收入多少不會影響我的生活品質。多了也那樣,少了也那樣”。

          但在網絡上,網友給辛吉飛加上了“英雄”“吹哨人”的稱號。有許多粉絲向他提供了有關食品安全的爆料,希望他曝光。他的影響也超出了自己的視頻賬號:在一些餐飲商家菜品視頻的社媒評論區,不少人開始清一色地刷“??怂箍萍肌钡脑u論——這本是游戲中一個形容將魔法與科技相結合的網絡用語,后來衍生出形容食品添加劑的用法。在辛吉飛掀起的熱浪中,它最終變成了全網熱詞。

          “我一直說我拍的是娛樂視頻,沒有把自己當科普或者是美食主播?!毙良w謹慎地這樣評價自己,經常有網民說他的視頻不嚴謹,挑他視頻中用詞的毛病,這令他“不開心”。

          麻煩還不止于此。有網民質疑他是為了炒作與流量變現,辛吉飛承認確實曾在快手帶貨賣調料,但這生意在2022年8月時就停止了——“我拍的作品太有爭議性了,怕有人找我麻煩”;抖音上他也賣過調料,但他自稱共賣了幾百元;此前有新媒體推廣的MCN機構找上了他,他也拒絕了,“不喜歡那樣的組織或者機構”;商家的合作邀約,他也稱自己至

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    網絡編輯:解樹

    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    久久青青亚洲无码AV黑人
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