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

        1. 兒子去世后,我繼承了他的模型店

          “孩子生病以后,最好的就是陪伴。我跟他一起,就覺得他生命真的只有十七八歲,我一直跟他共同度過也不遺憾?!?br />
          以前,王任飛在工廠做模型,任紅梅打電話叫他回家吃飯,十幾二十分鐘還不見人影,再催,他說“我得弄好這個”。如今,任紅梅終于知道,打印出模型,得用酒精清洗兩遍,再用水清洗一遍,每遍幾分鐘,超聲波清洗機運作過程中,不能放下就走。丈夫打電話來催,任紅梅說,“我得弄完了以后才能回去?!?/blockquote>

          責任編輯:李慕琰

          王任飛制作的模型作品之一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      在游戲《賽博朋克2077》的世界里,有一塊紅色的Relic芯片,它讓用戶可以備份去世親人的意識,和他們交流。后續的版本里,這塊芯片還能把意識導入另一個身體里,相當于將逝者復活。

          2022年國慶節,大二男生袁晟再次在電商平臺刷到了Relic芯片的模型——這是全網唯一一家把這款游戲道具制作成實體模型的小店,去年就已躺在他的收藏夾里。這回,他下了單。10月11日,他寫評價時無意間點進了賣家的主頁,一段意想不到的文字映入眼簾——“我是這個號主的媽媽,我兒子于5月21日因病去世了……”

          袁晟下單時就感覺不太對勁,這才恍然大悟,為什么去年店主能提供噴涂上色之類的代工服務,現在卻只賣未經上色的白模。

          打理店鋪的人,從25歲的王任飛變成了53歲的任紅梅。她只會制作最基礎的白模,更復雜的技術她還不會。她已經學習了三個多月3D打印,用兒子留下的兩臺機器,繼續為五湖四海的模型玩家提供模型改件。這些模件,起初都出自王任飛之手,最受歡迎的有AJ球鞋、Sony隨身聽和耳機,它們看起來酷似微縮版的實物,玩家可以穿戴在自己的模型人偶上。

          模型,是王任飛精神世界里的一塊重要拼圖。身患進行性肌營養不良癥的他,無法像同齡孩子一般跑跳打鬧,多數時候居于家中自己的房間里,但是,他卻用各種愛好開拓了無限的宇宙。在接觸3D打印前,他一直對科技充滿興趣,為自己和朋友組裝過電腦,家人手機屏幕壞了,他能給修好。

          “他喜歡研究這些東西,可能跟他身體不是太好,只能靜靜待著也有關系。不能光在那里發呆,總得有個事情做?!比渭t梅向南方周末記者推測。

          得知背后的故事之后,袁晟覺得,買下這個芯片,多了一份傳承的意義。他把這件事發在了“賽博朋克2077”貼吧里,帖子引起了大家的共鳴。

          透過王任飛的愛好,任紅梅打開了一扇眺望他內心的窗。王任飛五歲確診罕見病,生命就像開啟了倒計時,在任紅梅眼里,兒子是她的摯友。王任飛留下的模型,讓他在任紅梅的生活中繼續存在。

          我不能丟他的臉面”

          起初,家里人想將兩臺3D打印機捐給臨沂技師學院——這所學校既是王任飛的母校,也是他父親任教的地方。但小兒子提出,他想留下哥哥的設備。

          王任飛曾加入臨沂模友交流群,結交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好友。他去世后,弟弟在群里告知了大家這個消息。群主郭新和另一位群友大貓帶著鮮花登門探望,兩人幫忙將王任飛臥室里的高達模型、工具、耗材分了類:哪些模型是限量版,要好好保存,哪些是國產的,適合練練手;這是打磨工具,那是噴槍……

          大貓熱愛坦克模型,他是在王任飛的影響下喜歡上3D打印的。后來,王任飛的弟弟

          登錄后獲取更多權限

          立即登錄

          歡迎分享、點贊與留言。本作品的版權為南方周末或相關著作權人所有,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,否則即為侵權。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          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
          久久青青亚洲无码AV黑人
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9u1j1"><ruby id="9u1j1"></ruby></table>